小浓茶

冷战组果然一直的很带感啊。
有一点私设。

小狮子。


饺子。

最近穷的🔑,可自己的画还是没法约稿。。。😭

Rofix:

“不,你要仔细看。”他说。我正狐疑这不就是一只白鹊在花枝上扑腾,但定睛一看,却是一只白翼蝴蝶趴在一只长喙鼠上。哦,抱歉,我还真以为是一只动物。“是一只动物”他告诉我,“在塔加苏,器官本身也是一种生物,但它们过于脆弱,只能行使基本的生理动作,但当不同器官相遇结合后,就成了完整的动物。不同的器官可以自由的结合,我见过四只翅膀的草鹤,它们飞行时就像蛙泳一样,前方双翼进行扑打,后面双翼调整方向。

看了个大大的视频,有一点点收获?

Rofix:

从很小的时候我就幻想着无限生长的树木,它们如此之高,在遥远的地方都能隐约看到。它们穿过云层,像钓鱼线在河水中一样把云朵拉出波纹。树的影子摇曳在云端,延伸到夕阳的另一端。顽皮的孩子会在地面上抱住树干,用力的摇晃。天空中不一会儿就下起了叶雨,波光粼粼的反射着暖阳,窸窸窣窣的环绕飘落。可惜走了这么多星球,树始终被重力限制着高度。直到我来到了笛苗。这里的树无限的生长,重力让它们的枝芽沉了下来,就像是定格了的烟花。古老的树已经环绕了星球一整圈,会有孩童在树枝之间行走,在不同桠级之间寻找熟透了的番果。

想发点画,结果打开相册什么也没有😱

不得体啊😚❤❤❤❤被cp甜哭